@Lenciel

没完没了

Almost

雨是从正中午的时候开始下的。我朝外面看了看,好像也不大,就决定坐地铁去府河边走走。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想弄明白,下雨是让天空更亮了,还是让天空更暗了。所以,每次下雨我都跑去河边看。

当然,我从来没有得到结论。有的时候,天分明是因为下雨而明亮起来,可是当我想要再确切的看一眼的时候,又总觉得它好像是变暗了。这当然浪费了我很多的时间,于是我想起两个星期之前看到的那封信。

“你是一个好人,李重。我们有过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是你三十二岁了,没房,没车,和你在一起有什么希望?你不是活在当下的,你不能停止去想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我只能离开。”

这是我最近一个女朋友走的时候留下的。就像你们猜到的那样,我的恋情仿佛是被定时器控制着一样。当我从不知道哪一个梦中醒来的时候,就会看到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房间和那个黄澄澄的信封。

她们离开时使用的黄信封,由我在跟她们确定关系的夜晚交到她们手里。其实我并不是真正需要一个分手的原因,只不过每封信都会让我忍俊不禁。比如这次,她要求有回忆和希望,这两件事情都得和当下保持时间上的距离。可是她又如此的看重当下,这听起来多么贪心而滑稽啊。

后来,我在“一瓢油”肥肠粉店遇到过她一次。我试图向她说明,她离开我是因为她向往更富足的物质生活,这跟活不活在当下没有任何关系。

“也许,跟你活在谁的档下倒是有点关系。”我告别她之前用手捏了一把她富有弹性的屁股,然后像一个真正的流氓一样吹着口哨离开了。

想到这里,我右手的那两个手指忍不住揉搓起来。在我座位前面站着的女孩一定看到了我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于是她也微笑起来。其实在她上车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了,我本来希望她坐在我身边,可是一个小孩子一下子蹲在了那里。我只好尽量和那个小孩保持距离,以免她误认为我是一个带着孩子去补课的无可救药的父亲。

为了看清楚她,我认真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她鼻尖闪闪的汗珠让我想起来,别人都老老实实呆在教室里的时候,我和一个女孩来到河边,躺在露水打湿的草坪上。河上和身上都有慢慢升起的薄雾掩护起来,我假装不经意的碰到了她的腿。她害羞的转过脸去,我只能看到她鼻尖闪闪的汗珠。

就在这个时候,车不可救药的到站了。大概是正好这一站从地下开到了地上,车门开启的时候,有人欢呼起来。她走在出站人群的最后一个,我猜,她应该是不太确定应不应该在这一站下车。我看到她有些期待的看着我,似乎是希望我起身告诉她现在该怎么办。于是我望着门外,大声的说了一句:

咦,雨已经停了吗?

品味时尚

fashion

每年高考的时候,本座都特别期待江苏的作文题。因为传说中江苏的语文老师每年聚在一起都不骂国足是猪,而是骂作文命题老师是猪:对国足,他们还总是能猜中结果,而作文题,他们边都摸不着。

这次就果然又很特立独行的一猪哇:品味时尚

该作文题还有立意的提示信息:

人们追逐时尚,不是因为它适合自己的气质,而只是因为大家都是如此。

不知道这个老师是不是个反非主流斗士,出了这么个题目:说实话,现在的小孩子走出来,没有比非主流更主流的打扮了。

于是同学们为了中举,都会忽悠老师说,时尚应该是自信,又或者是绿色,又或者是环保,又或者是本真,于是就显得自己人生观世界观狂成熟狂完满,即使行走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也能百毒不侵了。

只是无论如何,我们总还是有条件不好的孩子。他也许读书就是为了扔掉锄头,能让自己的家族到城市里,过体面的生活,却只好写,“我虽然无法上网,甚至看不到电视。除开读书,还要帮家里干农活,但是我觉得时尚其实是本真。我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那些人人都追求的东西,房子,金钱,并不适合我的气质”。

不知道这种话,如果叫命题老师自己去写,他会不会边写边吐。

其实,对本座来说,最近正好有一个有趣的新闻,非常的“时尚”。

大家都知道,《Kill Bill》里面的Bill,最近挂了:是真的把自己挂起来了。不过,如果你用不同的关键字去搜索,会得出蛮有趣的结果。

心地纯良如偶像派的时尚品味者:click

心地不纯良如本座的时尚品味者:click

嗯哼……其实大家不要觉得从事“手工业”的时候出事有什么奇怪的。本座在以前看Chuck大叔1 那篇著名的Guts的时候(已经有人翻译,慎入!!)有读到过一段:

Looking back, kid-psych experts, school counselors now say that most of the last peak in teen suicide was kids trying to choke while they beat off. Their folks would find them, a towel twisted around the kid’s neck, the towel tied to the rod in their bedroom closet, the kid dead. Dead sperm everywhere. Of course the folks cleaned up. They put some pants on their kid. They made it look… better. Intentional at least. The regular kind of sad, teen suicide.

嗯哼……所以有的时候时尚人士莫名其妙的自缢,是没有那么悲情的。

这又让本座想起来,世界上有两种动物,因为特别重视配偶闻名。一种就是俺们国鸟丹顶鹤2 。诗经说丫们谈起恋爱“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而且一方去世,另一方一定会孤单终老(要知道丹顶鹤可以活60岁左右)。

甚至有一种颇有争论的说法是,只要双方有一个意外死去,另外一个不久就会把自己的脖子打一个结,跟着死去。

每次本座看到人们这样的议论时,总是会有一些心地不纯良的时尚品味在心头默默的泛起3

可惜啊,老师,您看我肚子里面这么有货,却没法跟您一起品味时尚。


  1. 这位大叔不是写黄书的,写的第一篇长篇小说叫做,《Fight Club》。

  2. 还有一种是鸳鸯么?

  3. 请问这样是不是比较隐晦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