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马拉多纳

踢球的都知道马拉多纳,他是足球内家的大成就者。

所谓内家,有马拉多纳梅西这样速度力量与技术意识极致结合的,也有皮尔洛布教授这样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的,也有小罗内马尔这样擅长演艺时而神来之笔时而低台跳水的。

但总体而言,都强调不尚血气,而是把足球作为一项即时战略游戏,研习从观察到思考到处理的内在,方有大成就,不然就只是玩玩胳膊腿儿。

老马这一脉,身材不高,头球靠手,在没有他之前,寂寂无闻。有他之后,光是阿根廷,就出了奥特加、加拉尔多、艾玛尔、萨维奥拉、达利山德罗……他们都叫「下一个马拉多纳」,但都没下到地里。直到「下一个马拉多纳」梅西出现,从华阳到沈阳,每个小区都有一个梅西。

我开始看球是 94年,已经是他最后一届世界杯,记住了他进球后对着摄像机怒吼。后来看了他很多录像,那个年代防守队员既不像贝利时代闲庭信步,也不像今天这样五讲四美。他在一堆倒肘飞腿里穿梭如风,四两拨千斤,常令我心领神会,又怅然若失。

人在一处是英雄。换一个环境未必英雄。老马退役之后,爱好三俗,有各种传闻,回到足坛,又干砸了国家队教练,但阿根廷人却仍然把他当作英雄。我觉得,可能是他身上有梅西没有展示过的勇气,但也许,沉毅是更大的勇气。

有朋友说他走得太早了,但更晚一点又能怎样呢?我最后一次想起他,是《年轻气盛》里看别人演他,大腹便便,前凸后翘的女朋友一会儿帮他吸氧气,一会儿扶他出泳池,就是没有欢愉。

人生顺流逆流,老马,就这样消失在命运的洪流中了。

月光光

成都国庆后连日阴雨,这两天骤然晴好。

云淡天高,让人觉得心旷神怡,赶紧会了几拨亲友,聊了许多生机和危机。

最后一位,是下定了决心要在游戏行业从文宣干到策划的四爸家的姑娘。掰完蟹,聊完天,开车送她去地铁站。一掉头,好一弯月亮,熠熠生辉。

想起小时候看过一个很粗劣的恐怖片,叫《月光光心慌慌》,后来才发现,英文名是《Halloween》——人家鬼先生就是正经过个节,跟月亮没啥关系。

但看来,国内国外,都有不少人是怕鬼的。

我一向不太怕。中国的鬼有仙狐这么好的女鬼品类,能依情境幻化形态,可甜可咸,或见或隐,仿佛一辆自动变换尾号的跑车,单双日子你都能开着上路,我怕什么呢,只怕找不着…

地铁站涌出的人流,大都行色匆匆,没注意开着车的某位大叔在想着开车。

人类总是匆匆,于是有智者。前几天一位智者说,读了《说苑》:「怨生于不报,祸生于多福,安危存于自处,不困在于蚤豫,存亡在于得人」。

「讲得深刻啊」,智者说。

是深刻,但钻研深刻道理的智者,往往看不到天地的真相。

最近蒙爷在听凯叔讲的《西游记》,里面的妖怪,有宠妻狂魔,有孝顺儿女,为了和挚爱分享一碗唐僧肉,往往被悟空满门抄斩,杀个精光。

会让我想起《金瓶梅》。

中文世界里面其他的经典都充满对「价值」的向往:《水浒》的侠义情谊,《西游》的正大光明,《三国》的天下一统,即使是我读不进去的《红楼梦》,也要追求个至情至爱。

《金瓶梅》里的每个人,活得既无理想,也不在乎意义,追求的就是吃吃喝喝、各种体位、发财赚钱、争宠斗艳。它把充满秩序的世界里道貌岸然的意义和价值:伦理、道德、义气、友情、爱情,都全部推翻,让我们看到欲望才是底层的真实。

在作者冷静凝练的白描中,透露出来的是对于找不到出路的人的悲悯。

我想,读懂它的人可能会同意,人类唯一有意义的道德,是悲悯。

这两天聊过的很多故事,更让我觉得,五百年后的今天,《金瓶梅》提出的问题,没被解决,反而更加紧迫却没有答案。

我们偶尔抬头望月,只觉得它阴晴圆缺。

其实月亮,一直是饱满的。反而可怜人类,道路都是闭合的,却有着自为周延的因果。无论豪情万丈,还是躲闪腾挪,这月光下,永远盈缺的,其实是我们的人生,那轮回中最为寻常却也寥落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