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落花流水

block 收到短信,飞机要晚点两个小时。

“那就去龙汇路看看吧”,他对出租车司机也是对自己说,“正好这么多年都想去那条街再看看。”

短短的龙汇路上还是拥挤着各种口味的饭店,但记忆中的招牌却有不少已经看不见。他心里不禁有些慌:不知道那家港式茶餐厅是不是也已经换掉了。

慢慢踱上仍然没电的电动扶梯,还好,记忆中的门面和牌匾马上映入眼帘。他径直走到鱼缸左手边靠墙的三个位置里中间那个,点了鱿鱼西兰花、三色水蛋和西湖牛肉羹。

“先生,一个人点这么多吗?”服务员老老实实的问道。

“没关系,都是我喜欢的菜。”

那个夏天和她来这里吃过饭之后,他自己经常过来。那年四川有地震,很多人死了,在活人们的泪眼中被仔细包裹。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却过得很开心。茶餐厅里面人本来就不多,连音乐都是翻来覆去的放一首。所以伙计们就往嘻嘻哈哈的他们这边探着头张望。

“你看,你不严肃,你是坏人。”她帮他用水蛋拌饭的时候,会假装抱怨两句。

“人在笑,不一定不痛苦。只不过没有力气去悲伤。”他突然板起脸,“生活总会继续的,就像继母一样,尴尬,生硬,又无处可躲。”

“呵呵,还挺能扯的。”她把拌好的饭推到他面前,轻轻抓住他的手腕,“接着扯啊。”

“没期待才不会有失落。我们总是可以用习以为常的方式继续生活下去。因为我们不敢去想,要得到更多,首先得先失去多少。就像我不敢去想,多年以后,你会让谁在茶餐厅里面谈笑风生。”他一边说这些话,一边静静的扒着自己碗里的饭。嘴里的皮蛋经过轻轻一咬,便有卑鄙的腥味出来。

她弯过腰认真的打量起他,然后笑着说,“不好玩,听不懂。来,唱首歌听听吧。”

“你吃完了你先唱,我还在吃呢。”他也马上笑起来。

“去死,给你拌饭还要伴歌是吧。”她说去死可从来不是撒娇。

“好吧,我唱给你听。”

Still a little bit of your ghost your witness
Still a little bit of your face I haven’t kissed
You step a little closer each day
that I can’t say what’s going on

他有些不好意思,唱的时候就故意怪腔怪调,好像一盘有划痕的CD在执拗的旋转一样。她就咯咯笑着用手来封他的嘴巴。很快餐厅里面的音乐声就盖过了他的声音。

后来他常常想,如果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给她唱歌,他本来可以唱得更好一点。

后来,她也在收音机里面听到过一次这首歌。歌词完全陌生,但是觉得旋律很熟悉,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听别人唱过。但是,究竟是谁唱过呢?

她已经想不起来。

爱情走过浦山路

Vhost threshold

从公司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虽然还要赶着去见Frank,Carmen还是先找了个面馆吃了点东西,再慢慢走去公车站等车。面前有几辆空载的出租车跑过,她也懒得伸手去拦。

“要是换作和他约会,该会是多么积极啊。可惜,和他也许注定没有结果。”Carmen忍不住又这样想起来。现在再看根本是没有什么感情基础的两个人,偶然晴日,倏地相遇,就四目相投,天雷勾地火。生活就是这样,准备很久的事情,未必有什么真正的影响力,反倒是这种突然出现的,让人走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轨迹里。

真的是投入了全部,然后就很快的分离,想忘记,却总是不经意的被触碰,被提起。没办法,是因为他才认识了Frank,他们是那么好的朋友。还好再谈起的时候,那些难过的部分是早就过去了,想到的都是无限的温馨,充满许多怀念的感觉。也许是那个男人有一张斯文清秀的脸庞,也许是他柔软的黑发像羽毛一样松松的裹在他腼腆而精致的轮廓外面1。反正Carmen就是恨不起来,却再也爱不起来。

奇怪的是,自从和Frank开始约会,每次都能看到他,远远的在橱窗外面静静的看着自己。是还在意着自己吗?可当初提出分手的是他啊,难道是因为约会的对象是Frank?这可不是要演给你看,真的是需要有可以信任的人来陪而已。

到星巴克的时候,可怜的连无趣和有规律都分不清的工程师Frank果然还坐在靠窗的那个老位置。隔壁店面的灯光照进来,小桌上的水仙初萌的花瓣就通透起来,鹅黄柔绿,和着音乐在轻轻摇曳。Carmen便又觉得有些不敢上前,生怕映出自己苍白的心。Frank见到她却照旧很兴奋,冲过来就抓着她的手:”怎么才来,我给你叫的摩卡都凉了。”

Carmen应了一声,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把头往窗外探着,就果然看见他在对面的路灯下面。哎,只有他知道,可以选的话,Carmen是从来不喝加糖加奶油的咖啡的。

终于,他也发现了她在盯着自己。两个人四目交接的瞬间,Carmen突然觉得脸颊烧过一线微热,心里溢起些奇怪的刺激感来。低头喝进一口咖啡的时候,Carmen想象着他看到的景象,表现得越发风情万种。有Frank在身边衬托着,自己一定是像天使一样吧。

也许还期待着什么,她自己也不能确定。他做事还是那样的坚定,每个周三都会按时站在对街。衣服也是一贯的干净笔挺,在过往的人群中显得惹眼。除此之外,却又一如既往的沉默着。他身上那层深深的寂寞感,像雾气一般笼罩起他,把他和人群隔绝起来,却牵引着Carmen,让她觉得自己也是一般的形影相吊。

两个在一起,分开过又同样寂寞的人,该会有很多话可以说吧?想到这些,Carmen忍不住微笑起来。Frank却从她走进来就已经看得发了呆,这时候终于说:”亲爱的,你不知道你笑起来有多么的美。”

如果知道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句对话,Carmen一定会礼貌的说一声谢谢吧。可惜这个时候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窗外的那个人身上。她漫不经心的继续微笑着,又埋头幽雅的喝起自己并不喜欢的摩卡。

第二天早上,Carmen到公司的第一件事,照例是把着一杯加浓双倍,伴着那苦涩的味道开始浏览新浪上面那些莫名其妙的新闻。突然目光就停下来。

同性恋人吃醋,杀人后自杀2

Carmen一把拉开抽屉,翻出所有能找到的糖,扔进嘴里大口嚼起来3


  1. 这是一句病句。

  2. 本座应该没有冤枉sina吧。

  3. 好久没有写这么狗屁的结局了,仅次于上次的美丽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