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我可能要搞个公众号

这当然是个错误。

因为爱吹水,一直有朋友要我开个公众号。但试用了一下之后,感觉微信公众号的用心特别险恶:评论功能默认没有不说,外链的功能居然也没有。

很多人可能不会理解,但互联网最大的作用在于各种各样的信息被“链接”起来,孤立信息不再有被“收藏”的价值,而是被更高效地消费和验证了。

在没有互联网之前,孤立的信息也是有价值的:能够读到的书,能够听到的曲,就是高价值的,一般老百姓无福消受。

比如贵妃约明皇吃个饭,傻等了半天结果听说皇上早去了西宫,一举喝大伤伤心心起个四平调,唱得再凄美,唱完就消失在空气里了。而梅兰芳的《贵妃醉酒》就已经可以被灌进唱片,但唱片仍然不便宜。到了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呢?你随便搜一下就听到了。

所以互联网时代,孤立的信息失去了价值:能背得四书五经,记下元素周期表不再有用,真正有意义的变成了我们在信息之间添加的“链接”。

而互联网寡头的做法,常常就是依靠“相关法律和政策”,把本来是链接起来可以不断流转和冲洗的信息,变成独家提供。特别在国内,在构建局域网这件事情上,国家有国家的政治需要,寡头有寡头的商业需要,一拍即合。

因此,作为一名互联网从业者,我一直认为迎合微信公众号这种东西绝对是错误的。

但本座很喜欢的前苹果设计师Bret Victor给自己设定的新年目标让我有了一些新想法,他说他要:

改造我们的低幼化社会。提供工具,帮助人们对抗和摧毁消费主义文化(无孔不入的、以操纵情感为手段的品牌营销和广告,物质主义,人为造出的时尚和潮流),以及巨型企业对劳动市场、娱乐以及创造力的垄断性控制。将权力、尊严和责任还给个体。

这样的愿景是很好的,社会也非常需要这样的人。但我突然发现,从2012年到现在,他花在“提供工具”的时间越来越多,“帮助人们对抗和摧毁消费主义文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这种用技术手段对抗技术手段的做法有没有取胜的希望呢?

Harold Innis 在《The Bias of Communication》里用许多历史证据说明了新技术如何“击破”传统的知识垄断,并创造出由另一批人掌控的新垄断。他认为新技术的好处和坏处并不是平均分布的。

总是会有赢家和输家:很多时候,输家还会出于无知为赢家欢呼。

这种看起来不合理又悲哀的事情,其实一直在发生。

技术带来的好处,究竟是对谁更大?如果仔细想一下,电脑的普及究竟是让你交税更方便了,还是让政府查到你漏税方便了?摄像头的普及,究竟是让你记录美好时刻更方便了,还是让你被跟踪,被识别,被开罚单更容易了?

所以其实没有什么好对抗的。用什么不用什么如果看得太重,可能反而有些役于物了,就好比反抗母亲的小孩常常恰恰是被定义的小孩一样:只不过做了个取反的操作。

何况,开公众号是个错误也挺好。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错误。《西部世界》里面有段让我觉得很有趣的台词:

Bernard Lowe: 是您加的代码,福特先生,那些「白日梦」,里面有一些…… Robert Ford: “错误”。你不愿意说出来的就是这个词。这没有必要。你自己就是亿万个错误的结果。这个星球上的一切有知觉生命都是用「错误」这唯一的工具演化出来的……但我们现在已经摆脱了演化的枷锁不是吗?任何疾病都可以治好,最弱的人也能生存,或许有朝一日我们还能把Lazarus从洞穴里召唤出来,到时连起死回生都不是问题。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完了,意味着我们目前已经做到了尽头。

这让我想起了Nelson 和他的“世外桃源计划”。Seymour Papert 的那本先知般的《Mindstorms》里面也说过:

许多儿童学习受阻,是因为在他们的学习模式里,对与错总是泾渭分明。但在编程时你几乎不可能第一次就做对。成为编程高手的过程就是学会熟练地找出并修复Bug的过程。在编程时我们要问的不是对或错,而是错误能否被修正。如果这种对待智识产品的方法被普及到更大的文化范畴,成为人们对待知识的态度的一部分,或许我们就都不会那么怕错了。

在70年代末,个人电脑的萌芽期,人们还在讨论使用它会不会让人类变得离群索居的时候,Nelson就觉察到了,作为媒介,电脑和编程对那些能够运用它们创造价值的人,在思维方面可能产生的微妙却根本性的改变:试错、迭代、进化。

技术发展到今天,进化的齿轮似乎已经运转得日益高效,超越我们想像边界的可能性不断出现。郭敬明电影里面的元素,是根据三、四线城市小姑娘放到淘宝收藏夹里面的物品拼凑的;世界上最厉害的围棋手变成了Google的机器人;政府可以在你以为关机的时候,通过电脑的前置摄像头看到你的一切……

面对这样的世界,我不想像Bret那样号召大家去抵抗。出世修炼,回归自然,或者心灰意冷没有任何好处。我们还是应该多读,多看,多写,用更完整的视角来观察社会,特别是商业社会的方方面面。

保持创造力,保持对技术和艺术的感受力,保持精神和肉体的强健,才是在享受生活的同时,对抗消费主义的办法。

所以虽然微信公众号这么反人类,还是准备就范了。本座现在的心情,大概很像横尾忠则在自传里面写自己在浴室滑倒把肋骨摔碎的时候:

……那瞬间我在无法呼吸的剧痛当中内心呼喊着:“太棒了,这样我的风格又要改变了。”

What I know, in 2016, 😳

  • 物流占中国GDP总量的18%,而发达国家都在6%-8%左右。成都造的一双女鞋运到上海的成本甚至超过了运到纽约的成本。[中国采购发展报告]
  • 中国手游和直播行业开始被两个监管部门交叉管控,手游不许随便使用英文,直播不许吃香蕉。[Connie Chan]
  • 2012-2015年中国电影变成了普通市民可承担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票房基本上只受排期和降雨的影响:“只要给你排了档期,那天不下雨,票房就是满座。”有这种思维定势的从业者没有发现这一现象在2016年出现了变化,大量的质量低劣的国产电影在今年惨败,结果引起了少数媒体对豆瓣、猫眼等打分机构的恶语相向。[澎拜]
  • 从iPhone6投产算起,富士康大概一半的工人已经被机器人取代。[Ben Lovejoy]
  • 在70年代苏联的歌唱大赛中,电气开关被用来作为过计分器:“每天播放一首,在家看电视的人如果觉得他们喜欢这首歌,就把灯亮着,如果不喜欢,就把灯关上。电力局对这些信号进行统计后上报。” [Nick Heady]
  • 仅仅把要求用户输入并确认密码改成输入一次密码,可以提高新增用户注册率56%。 [Tom New]
  • Google的广告系统会跟踪线下的到店访问。如果你在手机或者电脑上点击了某个广告,并且在数天内去了相关的商店,这次线下的活动会出现在Adwords的数据里。据说,跟踪是通过Google Maps的数据完成的,而Google从2014年开始就一直在这么做。[Matt Lawson]
  • Call Me Baby是一个专门为网络诈骗中的电话环节提供服务的呼叫中心。每个英语电话收费10美金,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波兰语则收费12美金。[Brian Krebs]
  • 在一个不同性别的人组成的工作团队或者是兴趣小组里面,如果女性成员发表意见的时间是25%以下,整个组织就会“处于比较调和的状态”。只要她们发言的时间超过25%,她们就会“主宰所有的对话”。 [Caitlin Moran]
  • 2016年7月份,大约80万名志愿者在印度的Uttar Pradesh(东北与北方邦)种下了4900万棵树。 [Brian Clark Howard]
  • OECD(经合发展组织)成员国仍有40%的成年人(16岁到60岁)不知道如何删除收到的电子邮件。 [Jakob Nielsen]
  • 一家日本保险公司推出了“社交网络上被口诛笔伐险”的险种。[Tyler Cowen]
  • 迪拜车牌号“1”在11月份以6100万人民币的价格被拍一名买家拍下。但是后来这名买家因为支票跳票被捕。[Asma Samir 和 Tom Crampton]
  • 澳大利亚的一群音乐家和一个人造神经元控制的节拍器一起进行了演出:“由于在演出前被喂了太多多巴胺,当天整个节拍显得有些太激烈太狂躁。” [Andrew Finch 和 Guy Ben-Ary]
  • 腾讯只有不到两成的收入来自于广告(大部分还是来自于游戏),而Facebook有超过95%的收入来自于广告:腾讯的股票大家还可以再多买一些。 [Connie Chan]
  • 伊朗有600万部iPhone处于激活状态。尽管一方面伊朗政府禁止使用和贩售iPhone,一方面作为国际组织制裁的一部分,联合国也禁止苹果卖iPhone给伊朗。[Christopher Schroeder]
  • 2000年智能手机普及后,美国统计的老年痴呆人数下降了25%。虽然,还没有办法证明其中的必然联系。[Sharon Begley]
  • 加州一家叫Skinny Mirror的公司的数据显示,他们家可以让顾客显得更瘦的镜子安装到每个服装店,大概可以带来平均18%的销售额增长。 [Kim Bhasin]
  • 今年5月,孟加拉再次被飓风袭击。大约50万人被疏散,但只有23人死亡。和1991年造成了14万人死亡的飓风相比,死亡率下降了99%。这都得感谢众多科学家一起参与后,一套完备的预警机制和预警场所的建立:目前孟加拉有大概2500个平时被用来当做学校使用的混凝土结构的飓风避难所。 [Charles Kenny ]
  • 在香港,你可以花10万人民币买到一种叫做IMSI Catcher的设备,以大约每分钟1200个的速度,搜集所有处于这个设备附近的人的电话号码。 [Ben Bryant]
  • Uber为了搞定支付环节,需要给大量没有银行账号的司机开辟银行账号:这使得它变成了全美甚至全球最大的中小商业银行的收购商。[Brett King]
  • 高档餐饮行业里有一条行规,通过对某些菜肴标出几乎是荒谬的价格,让其他的菜的价格显得非常合理:“当有1000美金一份的菜肉馅煎蛋饼在菜单上时,法国吐司卖26美金一份突然就很公道了。”[Anne Kadet]
  • 从2013年起,迪拜政府为了鼓励健康生活方式,制定了每个公民每减重一公斤,就奖励相应重量的黄金的政策。[Nancy Shute]
  • 英国网络广告投放标王今年是“Play Live Blackjack”的广告,每次点击花费广告主148.51英镑。[Chris Lake]
  • 全球最成功的黄色网站PornHub使用了1892PB的带宽:把2015年售出的所有iPhone都塞满porn都还绰绰有余。[Yana Tallon-Hicks]
  • Lyft几乎完全使用Twilio的VOIP来招募,训练和管理司机。[The Driver]
  • 没有互联网的古巴,有一个叫做El Paquete的地下网络:通过一个大约1TB容量,拷满了各种美国音乐、电影、手机程序和杂志的硬盘在地下流转。每个月8美金的使用费,你就可以拷到上面的各种东西:“对于我和我的朋友们来说,El Paquete爽得让人好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Wil Fulton]
  • Twitter屡次遭遇负面新闻之后宣布,按照现在的成本,在考虑汇率损失等情况下,公司仍有足够的现金可以继续运行大约412年。 [Matt Krantz]
  • 滴滴在上海大街小巷安装了很多触屏设备,让没有智能机的老年人仍然可以叫车。[Connie Chan]
  • 研究发现,单向的自动扶梯载客效率要比双向的高出很多,因为用户花在思考走哪边扶梯的时间少了很多,因此越来越多的新商业体把两个方向的扶梯打散安装。[Jack May]
  • 伊朗电子商务企业家Nazanin Daneshvar发现,因为穿着和女性身份,商业合作伙伴不把她当回事。于是她雇佣自己的父亲扮演公司的CEO,自己装成陪他出门进行谈判和签商务合同的秘书。18个月后,她的公司Takhfifan有了超过两百万用户,生意遍及伊朗各个城市后,她爸爸在公司“卸任CEO并退休”。 [Christopher Schroeder]
  • Facebook在缅甸,给没有电子邮箱等资料的农民批量开通账号来提高覆盖率。一个叫做“Farmer Fourteen”的农民说,“这名字很好,我很喜欢”。 [Craig Mod]
  • iPhone保护壳厂家在整个链条里面比较弱势,几乎从不能在苹果方提前得到关于新一代iPhone的设计。为了抢占市场时机,他们只好依赖市场上传播的谣言去赌:今年一家名叫Hard Candy的保护壳厂商提前备货了5万个保护壳,结果完全无法被iPhone7使用。 [Tim Fitzsimmons]
  • Master和Visa卡一开始都是非盈利组织推出的会员卡 [David S Evans]
  • The Edit公司通过一个短信机器人,在8个月卖出了5万张黑胶唱片,利润达到了上百万美金。[Christopher Heine]
  • 在Facebook上有个拥有2150名成员的群组叫做 “WE WANT TESCO IN PORTREE, ISLE OF SKYE” [Dean Wilson]
  • 为了减少无人轰炸机的飞行员创伤后应激障碍,军事心理学家们倡导开发用于飞行员的像Siri一样的应用程序:“让飞行员把发射等指令通过Siri这样的程序发出,他们就不会把那些人的死亡归咎于自己。”[Robbie Gonzalez]
  • 中国新创互联网公司中,CEO女性占比为一半左右。[Shai Oster]
  • 瑞士一家香水公司与盖茨基金会合作,努力寻找和调配一种闻起来和蹲坑厕所味道一样的气味。 [Bill Gates]
  • 美国发现中国产智能手机每72小时就发送短信到中国,担心这是中国政府在收集情报,结果是制造商在刷广告。 [Matt Apuzzo]
  • 日本航空在圣诞节期间经济舱配餐改成了肯德基。肯德基专门为这批航空餐在配方基础上增加了15%的盐,以应对压力和湿度的不同。 [Alison Fensterstock]
  • 硅谷已经有公司开始雇佣在新德里生活的前台接待员:它们办公室入口的大屏幕上,以可以看到并和你聊天的机器人的形式存在。[Brad Loncar]
  • 在1601年,坏血病及其治疗方法就被James Lancaster船长发现。但这项发现直到264年后的1865年,很多人的生命继续被夺走后,才被英国海军和其他商船队正式接纳和采用。[Everett Rogers]
  • 荷兰一家自行车制造公司把外包装改成“液晶电视请轻拿轻放”后,运输过程中的损耗降低了80%。 [May Bulman]
  • 在中国农村,农民用巨大的塑料袋偷走天然气,回家作为大约一个星期的燃料。[Hi She]
  • 全球已经总计为7.3亿人开户了7.6亿个手机账号。[Tomi Ahon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