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骗子

71 夏天还是到了尾声,天气变得阴冷。阳光像老人们的睡眠一样变得不知所踪。和往常一样,我被他们晨练的声音吵醒后,就在床上躺十来分钟,听他们在我的窗台下讨论股票和房价、政府和人民、过去和未来。

然后我骑车去上班。我是个怕热不怕冷的人,所以整个夏天都没有骑车。到龙阳路的时候,我看到汽车、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行人、协管和警察,混合着漫天的灰尘,像污水一样沿着面目全非的道路争先恐后的缓缓流淌,就好像我是在摩西为以色列人划开的红海一样。

“这里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问旁边的人。

他白了我一眼,说:“这里早就这样了。”

这个时候,我的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一个女孩子从我背后走到面前,说:

“你要不要古董?”

“什么古董?”

“很多。”

她说她是在建筑队打工的。一个星期以前,在挖龙阳路的某个部分时,她找到了不少的铜器和玉器。

“不想要。”

她观察着我的脸色,还观察着从我们身边的路人。她汗津津的鼻尖在并不炎热的天气里显得有些唐突。

“真不想要?你看看这个。”

她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在阳光下泛起闪闪的蓝光。原来是一个鼻烟壶。我接到手里,看到它的色调好像广告牌上的女人一样艳丽而庸俗,有色处和无色处截然分开,还带着数量不少的猪鬃毛眼,一看就是玻璃料做的。

“这是一个翡翠的鼻烟壶。”她把东西从我手里面拿回去,“如果不是因为修路,我们就不可能发现它,你也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你有多少这样的东西。”

“可多了。”她显然并不善于骗人。在我逼视她的时候,她的眼睛总是不安的转向一边。她搓手的动作也过于频繁,脚还不停的踢着路沿。

“这个鼻烟壶应该有几百年历史了,你应该带回家当传家宝。”

“我没有家里人,我需要钱,我想买一套新衣服。”

“卖了它就为买衣服?要知道这可以卖好几千块钱。”

“我只想卖几百块钱,我只想买一套衣服。这本来也不是我的,我不贪心。”

“可是我只有四十块钱”,我想,我应该帮她一下。

“这怎么可能,你开玩笑吧。”她露出很不老到的夸张的表情,也许是在港产片里面学来的。然后她训练有素的转身就走,脚步却很慢。走了没多远就停下来了。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再次转过身来。她的眉头轻轻的皱着,嘴唇随着起伏的胸脯微微的上翘。她的表情和她的处境一样尴尬,这一切都让我着迷。我骑车追上她:

“还是卖给我吧,我身上就这么四十块钱。”

“你真的没带多余的钱?”

她的眉头舒展了,但她却希望自己表现得更加出色。所以她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装 模作样的抚弄了一下手里的鼻烟壶,才用豁达的江湖语气说: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这也是一种缘分。”

缘分果然是所有骗子都要仰仗的东西,我边给她钱边想。我抬手看了看表,离主任开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于是我愉快的揣起鼻烟壶,往科苑路拐去。拐角的地方竖起了施工的围墙,上面大号的隶书显得触目惊心:

“上海欢迎您,世博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