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自己

Our love

他想,让一切都慢下来。
太阳把阳光,忘在屋子里。
那把切过西瓜的菜刀,
斜靠在墙上,像丢失已久的月光宝盒,
精神奕奕。
那些被灰尘压得翻不开的书页,
里面写的,是他自己。

她说,我要走了。
那好,我送你。
他爱她的娇横,一如美丽,
便也服从起,德高望重的距离。
汽车静止的开来,
在疯狂奔跑的,是他自己。

在没有她的房间,
找她的痕迹。
床单的皱褶里,
和西瓜皮上新鲜的齿印。
电视上那些地震的灾民,
在安详地活着,
而开始落泪的,却是他自己。

落花流水

block 收到短信,飞机要晚点两个小时。

“那就去龙汇路看看吧”,他对出租车司机也是对自己说,“正好这么多年都想去那条街再看看。”

短短的龙汇路上还是拥挤着各种口味的饭店,但记忆中的招牌却有不少已经看不见。他心里不禁有些慌:不知道那家港式茶餐厅是不是也已经换掉了。

慢慢踱上仍然没电的电动扶梯,还好,记忆中的门面和牌匾马上映入眼帘。他径直走到鱼缸左手边靠墙的三个位置里中间那个,点了鱿鱼西兰花、三色水蛋和西湖牛肉羹。

“先生,一个人点这么多吗?”服务员老老实实的问道。

“没关系,都是我喜欢的菜。”

那个夏天和她来这里吃过饭之后,他自己经常过来。那年四川有地震,很多人死了,在活人们的泪眼中被仔细包裹。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却过得很开心。茶餐厅里面人本来就不多,连音乐都是翻来覆去的放一首。所以伙计们就往嘻嘻哈哈的他们这边探着头张望。

“你看,你不严肃,你是坏人。”她帮他用水蛋拌饭的时候,会假装抱怨两句。

“人在笑,不一定不痛苦。只不过没有力气去悲伤。”他突然板起脸,“生活总会继续的,就像继母一样,尴尬,生硬,又无处可躲。”

“呵呵,还挺能扯的。”她把拌好的饭推到他面前,轻轻抓住他的手腕,“接着扯啊。”

“没期待才不会有失落。我们总是可以用习以为常的方式继续生活下去。因为我们不敢去想,要得到更多,首先得先失去多少。就像我不敢去想,多年以后,你会让谁在茶餐厅里面谈笑风生。”他一边说这些话,一边静静的扒着自己碗里的饭。嘴里的皮蛋经过轻轻一咬,便有卑鄙的腥味出来。

她弯过腰认真的打量起他,然后笑着说,“不好玩,听不懂。来,唱首歌听听吧。”

“你吃完了你先唱,我还在吃呢。”他也马上笑起来。

“去死,给你拌饭还要伴歌是吧。”她说去死可从来不是撒娇。

“好吧,我唱给你听。”

Still a little bit of your ghost your witness
Still a little bit of your face I haven’t kissed
You step a little closer each day
that I can’t say what’s going on

他有些不好意思,唱的时候就故意怪腔怪调,好像一盘有划痕的CD在执拗的旋转一样。她就咯咯笑着用手来封他的嘴巴。很快餐厅里面的音乐声就盖过了他的声音。

后来他常常想,如果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给她唱歌,他本来可以唱得更好一点。

后来,她也在收音机里面听到过一次这首歌。歌词完全陌生,但是觉得旋律很熟悉,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听别人唱过。但是,究竟是谁唱过呢?

她已经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