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马拉多纳

Don't touch me

踢球的都知道马拉多纳,他是足球内家的大成就者。

所谓内家,有马拉多纳梅西这样速度力量与技术意识极致结合的,也有皮尔洛布教授这样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的,也有小罗内马尔这样擅长演艺时而神来之笔时而低台跳水的。

但总体而言,都强调不尚血气,而是把足球作为一项即时战略游戏,研习从观察到思考到处理的内在,方有大成就,不然就只是玩玩胳膊腿儿。

老马这一脉,身材不高,头球靠手,在没有他之前,寂寂无闻。有他之后,光是阿根廷,就出了奥特加、加拉尔多、艾玛尔、萨维奥拉、达利山德罗……他们都叫「下一个马拉多纳」,但都没下到地里。直到「下一个马拉多纳」梅西出现,从华阳到沈阳,每个小区都有一个梅西。

我开始看球是 94年,已经是他最后一届世界杯,记住了他进球后对着摄像机怒吼。后来看了他很多录像,那个年代防守队员既不像贝利时代闲庭信步,也不像今天这样五讲四美。他在一堆倒肘飞腿里穿梭如风,四两拨千斤,常令我心领神会,又怅然若失。

人在一处是英雄。换一个环境未必英雄。老马退役之后,爱好三俗,有各种传闻,回到足坛,又干砸了国家队教练,但阿根廷人却仍然把他当作英雄。我觉得,可能是他身上有梅西没有展示过的勇气,但也许,沉毅是更大的勇气。

有朋友说他走得太早了,但更晚一点又能怎样呢?我最后一次想起他,是《年轻气盛》里看别人演他,大腹便便,前凸后翘的女朋友一会儿帮他吸氧气,一会儿扶他出泳池,就是没有欢愉。

人生顺流逆流,老马,就这样消失在命运的洪流中了。

RIP, Sir Sean Connery

Don't touch me...

爱丁堡城门口,有个早点摊儿。老板90多了,自己不下厨,总混在食客里跟人聊天。我感觉他挺爱吹牛的,有次我说,梦见自己跟长泽雅美上了炕,他说你那算啥,我还睡过凯瑟琳泽塔琼斯。

油条是他们家特色。别家的油条喜欢拼大小,一个个仿佛伟岸金黄的甩棍。但这些油条,拿着虽然神气,却像秦王负剑,不能自如。你要翻过腕子塞进嘴里,容易戳到脑门。

他们家的,软硬适中,大小符合人体工学:平着胳膊肘一翻手,正好是嘴的位置。

老板说,这油条周到吧?其实非我所长,饺子才是。只不过她不吃了,擀面杖被我扔进了克莱德河。

人们庆祝万圣节时,我听说他走了。这世界,众人生而死去,往行如瀑。纪念者行纪念,忘却者行忘却。再过十年,估计没有人知道这个早点摊。

因为世界上,有太多早点摊。

It is a good day to die , 你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