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careful to choose

一个朋友最近跟我说,想去把伤口结痂留下的疤痕用液氮处理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除开激光这种“极热”之外,还可以在人的身上用这种“极冻”的方式祛疤。

不过,虽然是听起来非常激烈的方式,大概多少也得吃点儿苦头,但能顺利把身上的疤去掉,总是好的。

相比之下,心头的疤就没有那么容易弄掉了:8月28日,孙仲旭老师因为抑郁症自杀辞世的新闻曝出,着实让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

这离Robin Williams抑郁而终不过两个多星期。

《1984》、《动物庄园》、《麦田里的守望者》和耶茨的很多小说,其实之前就看过。但后来因为看了孙仲旭老师翻译的《麦田里的守望者》,就把他其他的译作都翻来看了。

现在想来,从他翻译目标的选择来看,本身就是一个很不快乐的人吧。

当然,这很正常。

人虽然从出生开始,都无非是走在通向死亡的道路之上,但每个人经历的过程和心中的念想却大不相同。

有的人很幸运,出生在和谐的家庭,从小就完整地见证过快乐是什么,长大后也顺风顺水,对人生有自己明确的诉求。

而有的人,只见到过碎片一样的生活,自己从来不明白自己活着是需要什么,又能给别人提供什么。

不但如此,还会对那些把幸福或者是快乐挂在嘴边的人呲之以鼻:因为从心底质疑它们是否真的存在。

正是有《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样的小说,正是有Robin Williams这样的演员,正是有孙仲旭老师这样的译者,才让后面这种人明白,自己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原来还有很多人都这样活着,或者是这样活过。

而偏偏也是他们选择了自戕,仿佛在提醒大家:你看,就算知道有这么多人这样活着,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想他们不是没有放胆让那些温暖的人走进自己内心,也感受过幸福和快乐。但要习得孤独与爱的要义实在是太难。更何况,抑郁并不仅仅是心理上的问题而已。

最后,摘一段献给孙仲旭老师,Wish you rest in peace:

“我知道他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但是我仍然可以喜欢他,行吗?就因为这人死了,你不可能马上不再喜欢他了,岂有此理 —— 特别当这个人比你认识的活人要好上一千倍时。”

《麦田里的守望者》

How complex your python project is?

最近诸事不顺,却也理所应当。

晚间时段迷上写字和画画,大概是因为之前看《Cashback》印象太深刻,觉得这些是美好遗失前力挽狂澜的技艺。

除开纸上涂鸦,还用机器画了不少鸡零狗碎的东西:我想用python画点儿T恤图案,印出来送给大家,给大伙儿同时也给自己打打气。

一开始看中了基于GraphvizSnakefood

最开始接触Graphviz是因为django-extensions项目用它来画django model的关系图。我们用它冒充ER图,拿去跟那些喜欢看文档但其实又不专业的官僚客户们交差。

Snakefood更进一步,通过分析你的代码依赖,从而得出你代码的“复杂度”。

“复杂度”其实是用“代码行数”衡量码农工作效力被普遍吐槽之后,大公司发明出来折腾工程师的诸多metrics里面还算有点儿用的一个:至少你可以让要接手的人看看这项目大概是个什么规模,以及,大概要挠破几寸头皮才能看懂。

当然,Snakefood这种基于文件依赖的复杂度分析其实不算特别靠谱,这可不是什么Cyclomatic complexity,更像是开飞机的时候边排查“事故征兆”边驾驶的辅助工具。作者自己是这么说的:

Producing pretty graphs is fun, but I found the most leverage of it when I try to make my code simpler, I generate the graph and inspect unexpected dependencies and try to refactor my code to simply the dependency graph as much as possible.

Martin Blais

下面是本座心目中永远的"优雅Python代码第一名"Requests的分析结果:

requests

再来看看Django的最新版分析结果:

django

下面是本座最近撸完的一个项目,印到衣服上感觉还好吧: yawp

结论

首先,本座挺喜欢Snakefood那种Unix范儿的:所有的命令都可以给其他命令来一管,比如:

1
sfood ./src | sfood-graph -p | dot -Tps | pstopdf -i -o ./1.pdf

其次,本座开始计划是给每个人生成一个他们自己写的模块的依赖图,印到衣服上让大家自己穿。但试了之前几个项目之后,Hmmmm…有的同学大概是不会愿意的吧…

最后,T恤计划也没这么就打住:后来又发现了nodebox这种真正是拿来搞艺术的玩意儿,于是要生成一点儿敢往自己胸口放的东西变得方便多了,过两天如果公司没有倒闭,就把东西放出来让大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