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RIP, Sir Sean Connery

Don't touch me...

爱丁堡城门口,有个早点摊儿。老板90多了,自己不下厨,总混在食客里跟人聊天。我感觉他挺爱吹牛的,有次我说,梦见自己跟长泽雅美上了炕,他说你那算啥,我还睡过凯瑟琳泽塔琼斯。

油条是他们家特色。别家的油条喜欢拼大小,一个个仿佛伟岸金黄的甩棍。但这些油条,拿着虽然神气,却像秦王负剑,不能自如。你要翻过腕子塞进嘴里,容易戳到脑门。

他们家的,软硬适中,大小符合人体工学:平着胳膊肘一翻手,正好是嘴的位置。

老板说,这油条周到吧?其实非我所长,饺子才是。只不过她不吃了,擀面杖被我扔进了克莱德河。

人们庆祝万圣节时,我听说他走了。这世界,众人生而死去,往行如瀑。纪念者行纪念,忘却者行忘却。再过十年,估计没有人知道这个早点摊。

因为世界上,有太多早点摊。

It is a good day to die , 你去休息吧。

月光光

成都国庆后连日阴雨,这两天骤然晴好。

云淡天高,让人觉得心旷神怡,赶紧会了几拨亲友,聊了许多生机和危机。

最后一位,是下定了决心要在游戏行业从文宣干到策划的四爸家的姑娘。掰完蟹,聊完天,开车送她去地铁站。一掉头,好一弯月亮,熠熠生辉。

想起小时候看过一个很粗劣的恐怖片,叫《月光光心慌慌》,后来才发现,英文名是《Halloween》——人家鬼先生就是正经过个节,跟月亮没啥关系。

但看来,国内国外,都有不少人是怕鬼的。

我一向不太怕。中国的鬼有仙狐这么好的女鬼品类,能依情境幻化形态,可甜可咸,或见或隐,仿佛一辆自动变换尾号的跑车,单双日子你都能开着上路,我怕什么呢,只怕找不着…

地铁站涌出的人流,大都行色匆匆,没注意开着车的某位大叔在想着开车。

人类总是匆匆,于是有智者。前几天一位智者说,读了《说苑》:「怨生于不报,祸生于多福,安危存于自处,不困在于蚤豫,存亡在于得人」。

「讲得深刻啊」,智者说。

是深刻,但钻研深刻道理的智者,往往看不到天地的真相。

最近蒙爷在听凯叔讲的《西游记》,里面的妖怪,有宠妻狂魔,有孝顺儿女,为了和挚爱分享一碗唐僧肉,往往被悟空满门抄斩,杀个精光。

会让我想起《金瓶梅》。

中文世界里面其他的经典都充满对「价值」的向往:《水浒》的侠义情谊,《西游》的正大光明,《三国》的天下一统,即使是我读不进去的《红楼梦》,也要追求个至情至爱。

《金瓶梅》里的每个人,活得既无理想,也不在乎意义,追求的就是吃吃喝喝、各种体位、发财赚钱、争宠斗艳。它把充满秩序的世界里道貌岸然的意义和价值:伦理、道德、义气、友情、爱情,都全部推翻,让我们看到欲望才是底层的真实。

在作者冷静凝练的白描中,透露出来的是对于找不到出路的人的悲悯。

我想,读懂它的人可能会同意,人类唯一有意义的道德,是悲悯。

这两天聊过的很多故事,更让我觉得,五百年后的今天,《金瓶梅》提出的问题,没被解决,反而更加紧迫却没有答案。

我们偶尔抬头望月,只觉得它阴晴圆缺。

其实月亮,一直是饱满的。反而可怜人类,道路都是闭合的,却有着自为周延的因果。无论豪情万丈,还是躲闪腾挪,这月光下,永远盈缺的,其实是我们的人生,那轮回中最为寻常却也寥落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