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络绎不绝

<

“没下雨了也带上伞吧。记住,旧缘需了断,新缘要接引。人生就该如此,迎来送往,络绎不绝。”去找S过圣诞之前,A听到L在电话里面说。

其实约会倒也没有因为圣诞节而变得特别,两个人照例去看了晚场电影。散场后出来,月光已经把小雨留下的最后一丝痕迹晒干了。春熙路挤满了人,和这个城市一起浮躁地游动着。这样热闹的人群中,他们两个看起来显得很奇怪。S只是用手臂围住围着A的肩膀,紧贴着她羊皮靴在地上磨出的沙沙的脚步。好像是因为身旁的噪音拥挤过来,他们便安静的走进屋檐打下来的阴影里,不去和任何人有眼光的接触。

A开始还就着肩上手臂的温暖在温习和S的那些难忘的片断。可是停车场的信号灯在黑暗中闪闪的样子,像是生活中持续的不如意一样在逼近,无处可逃的感觉突然就让A觉得阴郁起来。她想叫S一起走回灯火辉煌的地方去收捡那些碎片,就说:”我们再去走走吧。”

S不回答好还是不好,他今天一直有些默默的,温暖手臂和缓慢脚步都没有停下来。就快到车子的时候,A决定下面的这五分钟学着他不说话。S打开车门的时候,却突然抬起头笑着说:”怎么?要免开尊口搞神秘?”

“乱说,没有啊。”A看着S得意的笑容,奇怪他眼睛上那些睫毛难道是可以掀开自己心思的小爪子。

S看着A气鼓鼓的样子,笑得更灿烂了。他把打开的车门关上,绕到A站的这边,又用手臂把A围起来。A感觉自己的世界在S的手臂中再次安静下来,心里就不服气的想,”为什么他的每个举动都能这样掠动自己的神经呢。和他简直没有什么气好赌了。可是没有他,我一个人怎么会这个时候还在这黑黑的停车场逛。那些谜团一样的事情和情绪,对我们再也不是重要的东西,又追究什么呢?”于是就却轻轻的握着S的手,顺着他的手臂找到柔软的嘴唇亲吻起来。

两颗脑袋再分开的时候,他们互相拥着很久都不想动。

A说:”时间就这样停住多好啊。”

“是啊。”S便叹出一口笑意,”不过也不要说这样的话了,时间走它的,我们也可以继续啊。”

车子开起来,转弯的时候A看见镜子里面自己满眼的疲惫。这段时间,为争取这段感情,其实是踩着别人的伤口才能继续前进。根基不稳,所以成败去留,常常就为一句没有说好的话,一段没有处理好的情绪。有时候反问自己,这样的努力,还要摊上从没有的谦卑:怕走得太快,怕长得太胖,怕头发剪得太短……他真的值得这样的付出吗?

A侧脸看了一眼S,又崩溃的想,以后,自己还是会在意这个家伙哪怕一瞬间的表情吧。不管他有没有回应,自己都好像长在他的眼睛上面。他才皱眉头,我就要上心头了。

这样的想法,让A自己也觉得惊讶,她骂了自己一句,忍不住笑了起来。

S也跟着笑起来。

Yeah~世界杯来了

有这么一种理论:

  • 1978/1986年的冠军是阿根廷,1978+1986=3964  
  • 1974/1990年的冠军是德国,1974+1990=3964
  • 1970/1994年的冠军是巴西,1970+1994=3964
  • 1966/1998年的冠军是东道主,1966+1998=3964
  • 1962/2002年的冠军是巴西,1962+2002=3964

以此类推可得2006年的世界杯冠军应该是:

3964-2006=1958年的冠军=巴西

同时可以得到一个推论:

中国队获得世界杯冠军的时候最早应该是3964-0=3964年  

上面那条理论看起来很神奇,但本座认为这是因为世界杯四年一次加上夺冠的队伍非常有限造成的。在我看来,这届世界杯巴西队的阵容有些头重脚轻,在埃德米尔森受伤离队之后更是要打折扣(虽然他本来就不是主力)。不过,还是蛮希望这支聚集大量进攻天才的球队奉献一些精彩比赛。   

对于世界杯,Annie King同学有些牢骚,觉得世界杯是“球迷的节日”,而她有些意兴阑珊。甚至还有人说,世界杯的一个月,就是女人对男人最不满的一个月。其实经过最近两届世界杯,World Cup赛事的终极地位,已经在本座等一干球迷中,慢慢让位给欧洲杯。并不是E Cup比W Cup听起来更真实可行,实在是因为世界杯的精彩程度有所欠缺。特别是上届世界杯,商业炒作因为中国队的出线被推到极致,比赛却是历届世界杯的最低谷。   

希望这次世界杯,场外因素尽量少,多点经典比赛,多点美妙镜头。为了不孤零零的看球,我已经和Turbulence谈妥,准备在他那里借宿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