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出租车司机

出门滴滴,师傅80码+从我面前呼啸而过,然后呲溜一个急刹。

只好跑一截去上车,人有点儿喘。

他扭头笑道:“弟娃儿,不好意思,一不留神,冲过了。”

50边儿上的人,结结实实一身好肉,直鼻紧嘴,大眼高眉,皮夹克闪闪发亮地敞着,里面是件摇滚T恤。

破洞牛仔裤包不住的膝盖,跟着音乐不停晃动。

“听歌听走神的吧”,我指着他中控屏幕上的汪峰,“你这个年纪听这个的不多。”

然后就发动,却堵在五街。

车流像熬坏的粥,冒着糊味儿慢慢涌向路口。

各自埋头刷会儿手机,大哥像知道我等着一般叹口气说:“以前啊,我开酒吧,搞乐队。少陵路那儿,我们炒起来的。”

“然后就遇到一些姑娘。”

“多得很,那时候潇洒。”

“娶了几个?”

“谁都没娶。最喜欢的那个,没留住。”

“帅成你这样没留住啊?”

“喜欢汪峰,喜欢和我一起唱汪峰”,大哥没理我,“走了,我也不唱了,只是听听。”

“也不奇怪,谁能知道她们要什么呢?有时候,她们看上一个男人因为啊居然有人长成这样。另一些时候,她们则要求你应该有能力告别旧爱、设计新居、杀猪、掌舵、写十四行诗、平衡收支、按摩、接骨、换尿布、策划侵略、安慰临终之人、友好合作、独立工作、挖矿、施肥、写电脑程序、做可口的饭菜、有效地战斗、英勇地死去。”

“弟娃儿喜欢开玩笑。但确实,谁知道她们要什么呢。”

“你啊,开车的时候,少听汪峰。我看你这个神,还得走点儿时间。”

“我估计会走一辈子。”

把灵魂都攫去的爱是什么感觉?看一眼就无法拔出的吸引力是什么感觉?如果体会到,是幸运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