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晚安(二)

block 而我每年用掉一些暑假(后来工作了就是年假)陪着外公去兰州,当然不是因为我是影视作品里常常出现的那种孝顺贴心的孙子。事实上即使在父母分开生活之前,我和外公之间也没有太多的交流,是兰州这个地方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不过,你猜错了,并不是什么我爱的人也在这里。

只不过是那趟火车会路过她在的城市,我可以坐在车窗边,对着那个陌生的城市无所顾忌地想着她,如此而已。

“那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终于有一次外公大概觉得自己的事情已经聊完,就漫不经心地问到。

“很明显吗?”

“未必明显。其实正好相反,你小子要藏起来的东西,别人大概很难发现。不过对我怎么可能瞒得住,不要忘了,第一,我比你还能藏;第二,你是我带大的。”

“哦?”

“你小时候每天晚上都很吵。你妈受不了的时候,我就抱着你到阳台上把你拍睡着。”

“好像听我妈说过,经常拍到半夜,辛苦你了。”

“但其实没觉得多累。一方面享受着你到来的欢乐,一方面,也享受着可以让自己胡思乱想的安宁空间。如果拍张照片,估计跟你刚才的表情一样。”

“可能是吧,呵呵。” 我嘴上应着,心里却想,"我可没有你那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撑得起每晚都跑去胡思乱想。"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你妈的。”

这点我相信。密闭的车厢让人们成为莫名其妙的朋友,几次兰州之行后,我和外公也不例外。

“但没有什么好说的,没有什么长发飘飘也没有什么白裙飘飘,只是偶尔会想起她。”

“想什么呢?”

“那不重要。” 我这么说的时候,想起来是因为她才爱这么回答问题的。以前问她什么的时候,她最喜欢回答"那不重要"。哪怕再怎么追问,最多就多说几个字但意思还是没变,比如"那都是不重要的啊"。

“好像也是。不过,等你年纪大了你就会知道,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你会慢慢不记得。”

“哦?”

“比如我年轻的时候认真背下来的化学元素周期表,几十年来就跟刻在脑袋里面了一样,好像是不可能忘记的。但现在才几年不用,坦白说有不少族已经模糊起来了。反而是有些看起来不重要的事情却会记得很清楚。”

“比如呢?”

“我有没有说过,我和她第一次面对面就聊了一通宵,然后跑到街上去找吃的东西?”

“当然有,外公,你当然有说过。那时候不像现在有那么多便利店,找了大半条街才找到一家刚刚开门的早点店,两个人一起喝了新鲜出炉的豆浆,对吧?”

“是啊,已经记不起来豆浆是什么味道了,但是穿过她脖子的白白的热气,在我心里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有散去。”

“是因为除开脸,脖子是她露出来最多的地方吧?”

“呵呵,这么说来很遗憾啊。居然记住了白白的热气,却没记住白白的脖子。”

说到这里,我们俩就都笑了起来。我从一开始夹带私货,到后来真正享受起和外公一起的兰州之行,正是因为他这样一个有着非凡成就的长辈,在谈话中很少有高屋建瓴的训导之言,反而透着我父母以及其他长辈都少有的平等和坦率。

后来列车慢慢停了下来,我听到有人在嘟囔着定西到了。

“要下去走走吗?”

“不去了,有点儿晚了。好不容易它也停着不抖了,我就先睡会儿。如果后面想下去走再叫你吧。”

“那我也睡了,晚安。” 我一边爬到上铺一边说。

“晚安。”

外公答了我一句就认真地睡起觉来。我确认了一下他被子是盖好的,就也躺下来,怔怔地继续看着窗外。

晚安,这大概是我说过次数最多的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