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禽兽不如

wengan公车到站,扰了售票员吃烤饼的节奏。他便有些暴躁:

“易初莲花到了,要下的快点下去。”

对面的那个睡着的女人被这么一叫,赶紧从梦里醒来,带着些讨好的笑容问道:

“师傅,这站是易初莲花伐?”

“不是易初莲花我会叫易初莲花到了?”

售票员回答得还是很凶,但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炯炯的嵌在女人的乳沟里面,一起溜下车了。

就像他没有注意到,我发现了他那烤饼一样廉价的情欲。

全球化、国际化、现代化,路边的标语上不断出现空洞无物的政治口号。它们伴随着车载电视里面的股价阵阵袭来,让人回想起《政治经济学》的课名,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一切向钱看的如今,经济学成为显学。而我们所谓的经济学家为利益所趋,依附着强势集团,用共同富裕之类的口号掩护着显而易见的阶级分化。新兴集团的崛起,反抗力量的死亡,无声无息。

昨天踢球回家,出租车师傅说,现在油价涨了,每天加油要多付60多块钱。但是,补贴讨论了这么多天,都没有落实。

“我50几了,只比这个国家小一点。我最怀念的还是毛主席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的人,真的是讲人情的。兄弟之间,朋友之间,单位里面,都是讲人情的。”

很想纠正他,人情不是毛主席带来的。中国人自古就是最讲人情的啊。愚笨、昏庸、暴戾,都还是缺点,不讲人情,就“禽兽不如”了。自私不再是受人唾弃的品质,形式主义的德育,形式主义的新闻宣传,形式主义的社会活动,仿佛是最近的事情而已。

不过也没有真去反驳他。虽然对毛主席,作为我们这代人甚少好感。但出租车司机的话,突然让我想到,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比那个理想主义的时代好么?狂热和偏执之后,我们从拥有一个“共产主义”的长远目标,变得整个社会都漫无目标的时候,是不是才是最坏的开始?当我们投身眼花缭乱的物质生活,彻底抛弃孔武有力的精神生活,浑浑噩噩的我们快乐吗?

欧洲杯决赛的幸福被一些贵州的新闻冲淡,让本已模糊的这些怨念又变得清晰。窗外的这个向现代化迈进的城市,到处是还未熄灭的灯光。它如此需要五光十色的夜晚,就像我们如此需要在这个禽兽不如的世界中变得更加禽兽不如,才能奔跑在那真正禽兽不如的未来。

自己

Our love

他想,让一切都慢下来。
太阳把阳光,忘在屋子里。
那把切过西瓜的菜刀,
斜靠在墙上,像丢失已久的月光宝盒,
精神奕奕。
那些被灰尘压得翻不开的书页,
里面写的,是他自己。

她说,我要走了。
那好,我送你。
他爱她的娇横,一如美丽,
便也服从起,德高望重的距离。
汽车静止的开来,
在疯狂奔跑的,是他自己。

在没有她的房间,
找她的痕迹。
床单的皱褶里,
和西瓜皮上新鲜的齿印。
电视上那些地震的灾民,
在安详地活着,
而开始落泪的,却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