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爱情走过浦山路

从公司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虽然还要赶着去见Frank,Carmen还是先找了个面馆吃了点东西,再慢慢走去公车站等车。面前有几辆空载的出租车跑过,她也懒得伸手去拦。

“要是换作和他约会,该会是多么积极啊。可惜,和他也许注定没有结果。”Carmen忍不住又这样想起来。现在再看根本是没有什么感情基础的两个人,偶然晴日,倏地相遇,就四目相投,天雷勾地火。生活就是这样,准备很久的事情,未必有什么真正的影响力,反倒是这种突然出现的,让人走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轨迹里。

真的是投入了全部,然后就很快的分离,想忘记,却总是不经意的被触碰,被提起。没办法,是因为他才认识了Frank,他们是那么好的朋友。还好再谈起的时候,那些难过的部分是早就过去了,想到的都是无限的温馨,充满许多怀念的感觉。也许是那个男人有一张斯文清秀的脸庞,也许是他柔软的黑发像羽毛一样松松的裹在他腼腆而精致的轮廓外面1。反正Carmen就是恨不起来,却再也爱不起来。

奇怪的是,自从和Frank开始约会,每次都能看到他,远远的在橱窗外面静静的看着自己。是还在意着自己吗?可当初提出分手的是他啊,难道是因为约会的对象是Frank?这可不是要演给你看,真的是需要有可以信任的人来陪而已。

到星巴克的时候,可怜的连无趣和有规律都分不清的工程师Frank果然还坐在靠窗的那个老位置。隔壁店面的灯光照进来,小桌上的水仙初萌的花瓣就通透起来,鹅黄柔绿,和着音乐在轻轻摇曳。Carmen便又觉得有些不敢上前,生怕映出自己苍白的心。Frank见到她却照旧很兴奋,冲过来就抓着她的手:”怎么才来,我给你叫的摩卡都凉了。”

Carmen应了一声,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把头往窗外探着,就果然看见他在对面的路灯下面。哎,只有他知道,可以选的话,Carmen是从来不喝加糖加奶油的咖啡的。

终于,他也发现了她在盯着自己。两个人四目交接的瞬间,Carmen突然觉得脸颊烧过一线微热,心里溢起些奇怪的刺激感来。低头喝进一口咖啡的时候,Carmen想象着他看到的景象,表现得越发风情万种。有Frank在身边衬托着,自己一定是像天使一样吧。

也许还期待着什么,她自己也不能确定。他做事还是那样的坚定,每个周三都会按时站在对街。衣服也是一贯的干净笔挺,在过往的人群中显得惹眼。除此之外,却又一如既往的沉默着。他身上那层深深的寂寞感,像雾气一般笼罩起他,把他和人群隔绝起来,却牵引着Carmen,让她觉得自己也是一般的形影相吊。

两个在一起,分开过又同样寂寞的人,该会有很多话可以说吧?想到这些,Carmen忍不住微笑起来。Frank却从她走进来就已经看得发了呆,这时候终于说:”亲爱的,你不知道你笑起来有多么的美。”

如果知道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句对话,Carmen一定会礼貌的说一声谢谢吧。可惜这个时候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窗外的那个人身上。她漫不经心的继续微笑着,又埋头幽雅的喝起自己并不喜欢的摩卡。

第二天早上,Carmen到公司的第一件事,照例是把着一杯加浓双倍,伴着那苦涩的味道开始浏览新浪上面那些莫名其妙的新闻。突然目光就停下来。

同性恋人吃醋,杀人后自杀2

Carmen一把拉开抽屉,翻出所有能找到的糖,扔进嘴里大口嚼起来3

  1. 这是一句病句。 

  2. 本座应该没有冤枉sina吧。 

  3. 好久没有写这么狗屁的结局了,仅次于上次的美丽心灵。 

记一次春游

本座常常在想,漫长人类文明史上发现火的那一刹,肯定不是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烤肉的香味上:巧克力球的祖上诸神,看到的必是某洞穴女前凸后翘引人入胜的曼妙身姿。

这么一来,春游的消息传来他还露出欣喜的表情,就显得颇有道理了。在小黑屋里的这几个礼拜让我们身心俱疲1,老大居然要率领全组去BBQ。本座看到邮件就长吁短叹满地打滚,巧克力球却颇为罕见的飘过来曰:“不错啊,可以出去看看mm”……

在大巴上的时候搞了个抽奖活动。本座再次命中二等奖2,被要求先演节目才能拿奖。不枉同事爱称“上海郭德纲”,本座惊堂木一拍,“好,我给大家讲个笑话。”

哗,所有的人都笑了。爱比很high的叫着:“不能讲笑话,不能讲笑话,每次都讲笑话3。”

“好,不讲笑话,今天不讲笑话。”本座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怎会惊慌:“我给大家讲个故事,请不要笑。”

哗……

然后就到了目的地,所谓东方绿舟。景色的确不错,水域很宽绿化也好,舟在湖上走,人在画中游。在一块最人满为患的地方挂了块硕大的牌子:“野外烧烤”。炉子还没架起来,巧克力球的全向天线早就信号满满:“十二点的那个皮肤很白,3点的两个小姑娘身材暴好。我们后面那一堆,好像是韩国mm,个个都不错,今天爽大了。”本座循着他的指点看去,只见十二点的白妹明明是坐在个小黑哥的腿上,3点的两个小姑娘和两个小伙子谈笑正欢。后面的一堆韩国人,9男3女。女的个个耳环比脸大,还戴着鸭舌帽,可供置信的区域不过一巴掌而已。

“喂,你这样也爽大,平时走在路上会不会很容易体力不支啊。”

“Lenciel,你也知道我是开玩笑,孩子都有的人了。”巧克力球认真的讲一段经,就屁颠屁颠的去帮七点钟的独身风筝女培训流体力学去了。

后来烤了很多东西,喝了几罐啤酒,然后就去买了个球踢。中间下了场雨,横竖都湿了,就去玩了玩水。突然想起小时候,常常在河里自己搬石头挖沙子搭一个小水坝,然后等水位渐渐高起来,就在水坝上面开一个洞,看着水坝被摧毁。这是个可以让本座玩得很高兴的节目,大概玩到了十岁,不知道为什么,把水关起来再放走它,就好像为它做了很多事一样。

晚上回来发现the Coldplay的演唱会DVD已经到了。伴着Fix you4看Steve Nash带队K湖人,什么时候,继海sun已经是后腰了?

散心的效果还是挺好的。

Coffee Break:

  1. 居然昨天在小贱猪那里看到他感伤绍尔,才想起来我AC和他仁有一场关键的冠军杯。上网一看,还发现罗马未必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晚上就崩了。 

  2. 上次的那一罐德芙,没有人帮忙好像消得很慢呀。好在这次是一盒咖啡。 

  3. 其实关于表演节目,本座的终极希望是和黄一飞唱一个“少林功夫无得顶”。对了,罗别,YouTube这种什么狗屁倒灶的东西都有的地方,怎么会没有绍尔的视频? 

  4. 用fix you配star war,关键就在于机器人当机,需要fix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