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测不准派

今天有个前国脚发表了一番言论,难免大家讨论一下政治。

其实我挺不爱讨论这个的:学习李医生,说真话,干实事就好。

但这事情可以说几句。

因为他踢球我还挺喜欢看,所以我想了一下,为什么他变得那么极端。

小箭猪有一次跟我聊天的时候说,中国根本没有所谓的「左派」、「右派」,或者说,他们的内涵其实是跟人家正经的「左派」和「右派」反的。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说,西方所谓的「左派」是比较激进的,「右派」则比较保守。

而在我们国家,「左派」是拥护中国模式,赞成国家主义的,所以反而保守;「右派」是拥护自由市场,反对政府干预的,所以反而激进。

他说得很对。

但中国肯定是有「左派」、「右派」的,在上世纪那「引蛇出洞」的运动中,找出好几十万「右派」,收拾得很惨烈。所以为了和历史上的「左派」「右派」区别开,我建议把国内两种倾向的人士称为「左翼」和「右翼」:可能不算严谨,但我们的政治生活本来也没那么严谨。

按照这样的定义,这位国脚肯定是极右的。

毫无疑问,任何事情搞得太极端都不好。

变得极端的唯一好处是,你可以立刻归属于一个组织:报团取暖是很多走投无路的人变得彻底极端的推动力。

我认识的大多人都不是极端人士,谢天谢地。

但是我认识的大部分人也不发表见解,如果发表,就是和和稀泥,把话往中间说,可能算「中间派」?

这也可以理解。

愿意说一点的,最近这几年,「左翼」的人明显更多一点。

我呢?我还是发表见解的,但是分布好像特别随机。

也就是说,一件事情,如果你让我来评价,我和「中间派」不太一样:有时候你会觉得我的见解很「左」,有时候你又会觉得挺「右」的。

你可以叫我这样的人「测不准」派。

如果你是一个「左翼」或者「右翼」的人,可能我们会吵架。

但类似《色戒》里那种「你如果不加入我们,就是个肮脏的异教徒」的压力对我不太起作用。

因为我也不代表谁,就是我自己对什么事情做好了,什么事情没做好的一点粗浅看法。

有时候我们这种见解比较随机的人,还会被那些坚定的「左翼」或者「右翼」(特别是「左翼」)嘲笑:爱憎分明的他们都会觉得我们和「中间派」一样,是懦夫,只是比「爱国贼」要好一点点。

我觉得我得替我们这样的人说句话。

指责「中间派」是懦夫不知道算不算有点道理,但大大方方成为一个「测不准派」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我们还是发表自己的见解,因此常常同时受到来自左翼和右翼的攻击。

并且作为一个并不真正存在的派别,亮出身份也不会真的有一大群同样的人在背后支持我们。

但我认识的人里,我愿意和他/她常聊天的人,几乎都是这类人。

所以回到开头,为什么这位球星变得这样极端。

如果统计一下,历史上的很多的政治运动中,明星(体育的也好,演艺圈的也好)常常都会变得极端,最著名的案例大概是江青。而很多干科研或者工程的人,就只能挨整。

这背后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人类为了射好门或者演好戏接受的训练,完全不影响他们接下来是往左还是往右。

换句话说,无论你变得多么极端,你都能去春晚好好唱歌。

但是,有思考能力,特别是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干另一些活的基础。

祝福祖国繁荣昌盛,也希望我们可以继续随机。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