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偶然事件

Vhost threshold

葛明走了之后,我们去火葬场送他。

他在关好门窗的卧室里点燃了一盆木炭,静悄悄走掉了。

最先发现他的是跟他住一起的他母亲。她说,一圈木炭排在火盆里,大头向上,小头向下,整整齐齐。另外,他还专门喝了安眠药,所以没有一般烧炭者因为气促造成的痉挛表情。

这就是他的风格,做什么都计划详实,控制精准,旁人既无法预知,更无法阻挡。

“他不但表情很安详,而且碳氧血红蛋白让他全身都变成了樱桃红色,看起来就像刚出生那天一样。”

“阿姨,你……”,我听到他妈妈这样说的时候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别怕,我没疯”,她抹了一把眼泪,“只不过阿姨我退休之前是个法医。”

那天的确有很多眼泪,大家说的最多是,这太突然。

但我觉得不奇怪。的确,葛明是我们中间最幽默的人。不过,活到我这把年纪,已经明白那些让别人发笑的人,不过是把这技能当成保护自己内心世界的硬壳而已。和大多数动不动就要哭死在你面前的朋友相比,他们心门紧锁,难以真正亲近。

即便是像我们这样的关系,他也只说起过几次他的烦恼。

一次是他请我去他家吃饭,说想让我帮忙。

“我在找方便好用的热敷袋。要求很简单,一个人操作起来要很方便,什么部位用起来都很方便,什么时候想用热起来要很方便,还有,不要太丑”。

“最后一个要求表明,你是要送人吧?”

他只是笑,带我去看书房里面满屋子奇形怪状的物件。

“别人都说淘宝上什么都有得卖,但是我买回来试了好多,都没有特别满意的。”

我看了看,基本都还是进口货。

“如果说有热敷袋里的战斗机,那你这里也已经是一个军事机场了,所以,感觉帮不上什么忙了。”

“我已经大概决定哪几个比较好了,我是要你帮忙把我不要的带走几个。”

后来我听说,葛明给我们这帮人每人送了几个热敷袋。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满意的那些究竟和我们手上的这些有什么不一样。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商场碰巧遇见他在挑榨汁机。他拿着说明书,对导购小姐说:

“你看,上面写着:使用后立即清洁,就容易清洁。”

“是的,先生。”

“然后后面几页,它又写着:榨汁后应立即饮用。如果汁液在空气中暴露一段时间,就会变味并失去营养价值。”

“是的,先生。”

“那我每次榨完汁,究竟应该立即去清洗,还是应该立即去饮用果汁呢?”

他问完这个问题,我和导购小姐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