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晚安(三)

block

“喂,又在发什么呆啊,李重。”

项目经理张烈路过我座位的时候在我的显示器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我好像睡梦中突然被惊醒的人一样猛地打了个寒颤,整个人立刻从延绵不绝的回忆中清醒过来。

大概是看到了我狼狈的模样,张烈也没用多说什么。他人其实不坏,但因为是名校毕业又年轻有为,所以有的时候难免会显得盛气凌人,不过我并不怪他:如果换了我拥有那样的顺遂的人生,面对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员工,大概也未必能比他和蔼可亲多少。

“我刚接了个电话,外公在兰州去世了,所以我得请几天假去奔丧。”

“几天?是兰州而已,又不是澳洲。”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坐火车去,所以路上的时间加上处理那些事情,大概要三四天。”

大概是习惯了我隔三差五的奇怪请求,张烈照旧耸耸肩,“你自己的假期要怎么用,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反正公司的Vacation Planner你自己填好申请就行了。”我看到他眼神里多少又流露出这个人35岁了还是初级程序员也是活该的意味,很想再解释两句,但还没有想好怎么开口,张烈已经转身走远了。

“哎,连请个假都请不好啊。”我心里叹了口气,在公司的OA里面填了请假申请,就关机出门了。公交换乘坐地铁,没多久就到了火车站。排了大概半个小时队之后,来回的车票都已经买好:虽然工作和生活的能力都不怎么样,但去兰州这么熟悉的事情,还是没有忘记。

“投入过感情的事情,怎么可能忘记呢?有时候不愿意去想罢了,那不过是一种自然而然创伤后自我保护的反应。”这时我就想起以前外公跟我说的话来,“但苦涩和甜蜜夹杂的回忆,这不正是人类相比其他动物拥有的特别之处么?那些什么都可以放下和忘记的人,我并不喜欢也看不起他们。”

是啊,怎么可能忘记呢,关于她的每件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第一次见她并不是真人,而是照片。如果说这样就喜欢上她了未免显得有些胡说八道,但事实却的确如此。

照片上的她当然漂亮,但又绝不是一般的漂亮女生可比。她们大都下巴微收,面带微笑,眼睛本来就很大的还会瞪得更大,本来就穿得可爱的还会再嘟嘴做个OYeah之类的表情。总之,大概是因为希望自己的每张照片都让男人挪不开眼睛,所以难免会隐隐透出一股用力过猛的紧张感。

但她不同。

照片上的她衣着并不见得昂贵却十分得体,轻轻松松地就和背景里的山水融在了一起。留着齐脖子的短发,有着形状娇美的薄薄嘴唇,纤细而秀美的鼻翼,眼睛黑漆漆的但并不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当然,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她的笑容:那么放松而自然的笑容,是城市生活中绝少见到的清澈爽朗的人才能有的笑容。大概是因为常常在笑,下眼睑有了一条细细的纹路,彷佛可以看到太阳升起的海岸上一直延绵到远方的地平线,令人心醉。

那张照片从公司的公告板上拿下不久,我就在公司里面遇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