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An Accident of My Dog

今年2月4号,花卷被偶像派接到了我们家,处于眼睛基本刚刚能睁开的状态。

花卷来我家

来家里一个月左右,花卷被养得脑满肠肥,开始四处找东西咬着玩。我们给它备了一些狗玩具,但它玩玩就腻,反而对拖鞋、鞋带这些东西非常有兴趣。

3月16号的早晨,本座起床之后,就听到偶像派的父母在讨论狗是不是吞了给它用来咬着玩的胶管。听他们说这根胶管有食指粗,长15厘米左右,是类似抽血时捆手臂的那种胶管的材质。以花卷当时的体型,我们都觉得不太可能被它吞了。当时只有偶像派妈妈一个人比较担心,因为管子从拴在笼子上给花卷磨牙玩到发现管子消失期间,笼子是关着的:也就没有被花卷叼到其他地方的可能。

吃过早饭,岳父去笼子旁边找那根管子。因为这根管子是他剪下来给花卷的,所以他非常内疚也就更加着急。结果把笼子和附近的地方弄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这个时候大家虽然抱着拒绝相信的心情在相互安慰,但是其实都隐隐觉得可能这小伙真的蛇吞象了。

中午偶像派和我去参加她最好的姐妹的婚礼,花卷还是留给偶像派父母照看。本来是期待很久的一场婚礼,因为这个不幸的意外,没等待开始吃饭心神不宁的我们就匆匆忙忙地撤了。还好新娘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姑娘,还安慰了偶像派几句。

从婚礼现场回来我们就开始一边找兽医的电话一边上网求助。很快微博,QQ,知乎等各路好友们的答案就回来了。基本上统计了一下,以催吐的建议居多。

立马上网搜素那些催吐的办法,发现youtube上正经的兽医除开双氧水催吐之外,就没有传别的教程。双氧水不是家里常备的,就算买回来要把浓度调合也缺工具,所以还是决定送宠物医院催吐。

在网上搜了一家成都比较大声誉看起来也凑合的医院,让偶像派打电话过去咨询。本座在网上继续搜一些资料,发现了关键词是 Intestinal Blockage ,就去Google论文库里面随便搜了点儿相关的入门文章看了看。一边看一边旁听到电话里宠物医院的医生说要先照X光片,然后最好照完确认之后就做手术。

听到“手术”这两个字本座心里面就有些抵触情绪,觉得这医生好像一来就想求极限。但决定了要找兽医,我们也就没有再犹豫。打电话告诉了父母,他们开车把狗带上接了我们大家一起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照X光,解开了它为什么能吞下那么长一根胶管的谜:原来那根它“不可能咬断”的胶管被它咬成了很多截,一截截的吞了进去。从X光来看,满满当当的塞满了它的胃。

花卷的X光片局部

这个时候他们的主治医师出来说,因为管子的直径超过了肠子直径不少,所以是不可能进入肠道排出去的 。这样堵在胃里,肯定会有问题,只能马上开刀。

问他为什么不能催吐,他说这么多管子,催吐的话可能会卡在喉咙里面窒息。 问他手术的价格和风险,他说价钱是几千,风险就是狗太小,可能挺不住这么大的手术。

我和偶像派互相看了看,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我们都看出了对方不想动手术的意思。我们全家人一起开了个小会,决定了不做手术。医生少不了添油加醋地形容了一番不做手术狗狗有多么痛苦,虽然来之前就跟偶像派说了不能当着她爸哭,但是偶像派还是当场眼泪就下来了。

我们抱着花卷回到了车里面,整个车里面安静得就像刚刚诞生的宇宙。最后偶像派满眼泪花的说如果是这么痛苦,干脆把花卷安乐了算了。这么一说她爸眼泪也要下来了,偶像派又开始劝她爸:“如果冒险开刀,就算能顺利下手术台,胃上那么大个口子也难受。如果不开刀,饿死或者是憋死更难受。还不如让它睡一觉就上天堂了。”她爸听她这么一说,也就忍着眼泪点了头。

我当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劝偶像派和她爸爸。他们俩是最爱花卷的,所以想出来这么一个痛苦的决定。偶像派的妈妈一开始表示了反对,理由是当天花卷虽然吃的比较少有些没精神,但还是比较生气勃勃的样子,不如再观察一下。

我心里也比较反对,因为隐隐记得看的论文里面还提到了一些措施,感觉这样就放弃是不是太早了。回家把那篇论文仔细看了一遍,下面是我用Evernote记的笔记:

根据体内异物的位置不同,狗的症状可能不同,主要涉及呕吐,失去食欲,胀痛和排便困难。

如果异物还在食道内,狗一般会舔自己的嘴唇,不断吞口水,在喂食后立刻呕吐。这种情况下狗因为进食和喝水困难,一般会很快出现生命危险。

如果异物在胃里,幽门一般会被堵死(否则异物一般会进入幽门并下到肠道),造成食物无法进入肠道。一般的症状是在进食后数小时才出现周期性的呕吐。造成胃内堵塞的异物一般是较大的并光滑的物体,比如骨头,高尔夫球等。

如果异物在小肠,说明异物通过了幽门但是小肠壁里在弯曲的地方无非继续前进。发生了这种情况,因为肠道的气体不通,会造成血压升高,死亡的可能性非常大。这样情况下,狗进食后会立刻出现呕吐症状,伴随发烧,惊慌等表现。

注:很多狗在吞了异物之后,异物在胃部时间会比较长。这段时间内,狗的表现会比较正常,直到异物通过了幽门进入了肠道,才会出现各种危险情况。

处置:

1. 2小时内就要立刻使用3%的双氧水催吐,过后不推荐催吐
2. 在错过时机#1之后,胃里的异物,需尽快使用粗纤维面包、红薯、南瓜、黑米糊等食物,期望在运气好的情况下对异物进行包裹并排出体外。
3. 如果#2不奏效,不可拖延,需立刻进行手术,以免胃里的异物进入肠道引起并发症。

显然花卷现在异物在肠道里面,可以采取#2描述的措施。而且当异物卡在胃里的时候无非是担心:

  1. 异物可能通不过幽门,让食物也进不了肠道,吸收不了养分
  2. 异物可能通过了幽门,但是通不过肠道,会造出更多严重后果。

虽然从片子上看,管子还真是比肠道粗了不少。但是我平时给花卷收拾它的粪便,感觉也没比当天它吞进去的管子细多少,所以和偶像派商量了一下,第二天给它吃点儿红薯试试。

第二天醒来之后,听岳父说,半夜听到花卷在呕,就帮它抠,居然从它喉头抠了一截软管出来。这一下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白天我们一边给它喂红薯,一边观察它。

晚上轮到偶像派和本座守着它,希望它继续争气把一截截的管子都吐出来。可是基本上整夜没合眼盯着它,也没发现它再有呕的现象。

第三天早上,花卷例行大号的时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它拉了一截胶管出来。虽然加上吐出来的总共才是第二截,但是这说明花卷的消化通道是畅通的,我们悬了几天的心也算基本落地了。

接下来的几天,花卷以每天一截的速度把胶管排出体外。为了确保它肚子里面确确实实是没有遗留,一个无比艰巨的任务分配给了本座:把每截拉出来的胶管洗干净最后拼成没咬断的样子。结果花卷天天吃红薯,本座天天洗它的红薯屎里面包着的胶管,那味道真是永生难忘。

不久花卷就排完了所有的胶管:之所以敢说所有是因为一截截的本座都洗干净拼起来了。

花卷认罪伏法图

事后我们制造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气氛希望这位同学吸取教训。当然,虽然认罪伏法的时候花卷看起来态度尚好,但劫后余生的它最终还是在我们的纵容下过起了更加飞扬跋扈的生活。

花卷认罪伏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