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祝我们好运

Boring Face

03年的时候,看《迷失东京》,比尔·默里的这幅样子存在了本座硬盘里。有人说这是颇有喜感的画面,却带给本座前所未有的悲催感:那就是有朝一日,我们也会一如Bob Harris这个角色,莫名其妙的活在某个看似五光十色灯红酒绿的城市里面,内心却沉寂而冰冷,不管是手中丰满的鹌鹑,还是床上丰满的妹子,都已经很难唤醒那份生活的激情。

转眼到了现在,等自己真正有了家庭,才知道片子里面的事情,虽然迫在眉睫,却没有那么可怕。满街都是对家庭琐事感到烦恼,对事业发展感到无力的中年危机中的男人;满街都是对工作感到头疼,对婚姻充满疑惑,害怕丈夫出轨的女人,大家还是循规蹈矩的生活着。

的确如此,年轻的时候,爱情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大都为它燃烧过,沉浮过。开心的时候很开心,伤神的时候很伤神。但过了那段活蹦乱跳的年纪,我们变得关心住房,关心物价,关心食品安全,关心教育质量。突然之间,社会的方方面面都跟自己有了关系。

这的确是很让人烦恼的事情,即便你不是一个很好胜的人,少了很多与同事亲戚比较带来的压力,生活在天朝仍然如此不易:就算是抱着最大的善意来看待今天中国的方方面面,它能给我带来的美好感受也拮据得让人难堪。很多同窗,同事前前后后的离开了这个国家,甚至有人说“少壮不努力,一直混内地”。

这次动车的事故好像让人看到了这种情绪的高潮。我看到一些骂声是因为义愤所致,但更多骂声是感情宣泄。经过刘志军腐败案和这次事故,国人对高铁的认识可能很难有一个日本人理性:政治和法律失败如我朝,公民在生活中被各级官僚和依附于他们的特权阶级折腾得不轻,平时争辩喊冤都没戏,别说骂娘。所以地震豆腐渣,毒奶粉,郭美美,铁道部,无论最后有没有个结果,大家都是卷起袖子好一顿收拾。

不过本座还是对我朝抱有乐观态度,除开年纪大了渴望安定的生活环境,原因还有:

1、我朝毕竟从毛寡头把持到少数特权人士把持到庞大特权阶级把持的演进着,这让我乐观的觉得政治改革并非坚冰一块,总有普遍民主的一天。

2、我朝虽然大多数部门危机公关水平过二,出事了伤亡人数总是乱来,丧事非得往喜事办,不是出英雄就是出奇迹,但是毕竟我们现在可以骂铁道部了。倒过去几年,全国人民只敢公开骂骂中国男足。这让我乐观的觉得言论自由并非坚冰一块,这关一过,公民就总有享受公民权利的一天。

3、我朝的乱象,主要是全社会的唯利是图道德败坏(并非仅仅是官僚),这些在马克吐温的美国,巴尔扎克的法国,或者说一切发展中国家都很难避免。而我认识的很多善良的人,还是成为社会各界的栋梁,这让我乐观的觉得我朝总有人民素质提高,生活富足,成为发达国家的一天。

总之,以中国普通百姓的教育水平和信息渠道,要挡住整个社会进步的步伐,不论是多薄的熙来或者多大的党,恐怕都是很难。当然,有生之年,可能还是很难看到这一天又一天的。不过既然要生儿育女,总是先给他们许个愿比较好。

但愿不是乐观过度了,祝逝者都安息,祝祖国真和谐,祝我们都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