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ciel

小城事故

昨天收到牛的短信,买不到车票,只好去查机票,一起倒霉的还有xyer。在被窝里面突然有些感慨,已经高贵得不是人类的牛魔王,乳沟深得可以压苹果汁的牛会长,因为居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城市,还是会被一张火车票憋死。当然,我不是来幸灾乐祸的,因为我也生活在一个小城市里。

生活在小城是一件舒适的事情。每年放假匆匆往回赶,除了因为这里有我的父母恋人和朋友,也因为小城生活的那份轻松与率真。社会这个六度空间被降维到三度,所有的人都是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城市的每个角落,遍布着我们匆忙长大的痕迹。

每次回家免不了初中高中的朋友聚会。昔日的流氓少年们大都已经进入工作岗位,每次都谈起自己的单位、前途,当然,还有自己的女人。这次和荷尔蒙.胡喝酒的时候他说心爱的小薇在龙泉工作,准备马上过去陪她。“我其实不愿意过去,不过总得有个人牺牲一下,开心就好。”小城表面的慵懒和乏善可呈背后,总是充满着这样的豪气。突然觉得小薇是个真正幸福的女孩:两人之间这样的体谅和宽容,只不过需要一些人性最初的一些善意,而面对现实种种,反而常常变成了一种难以寻求的诗意。虽然有时小城的豪气伴着一点土气,一点掩饰不住的面子情绪,但还是让我感到如沐春风。

然而我不知道,小城还能撑多久。看小贱猪的过年经历,发现自己的也仅仅是略好一点而已。倒退十多年,在全家围着炉子烤脐橙吃的时候,在父亲在厨房里面烧制平时吃不到的大菜的时候,在拿压岁钱放鞭炮的时候,那弥漫在空气中的喜气洋洋,如今只剩十二点的满城硝烟,而这城,也是于回忆中相比面目全非的。主持人难免在这个时候欢呼“中华盛世”,我却觉得连烟火般短暂的绚丽也觉察不到。生活水平的提高让我们欲求减弱,似乎并不能完全解释我们心中的失落。

当我们的父母逐渐老去,当我和老弟拥有自己的家庭,我们和这座城市的联系将趋于虚无。作为计划生育后的一代人,我十分幸运的拥有一个兄弟,然而整个社会的个体化,会使我们只是通过网络、电话联系,并有一年或者几年一次的团聚。这样的预言是悲哀的,但是又无可避免。消费主义的思想和独生子女的现实将把中国的各个城市砸成碎片,并把这个民族的功利主义和私利化趋向无限放大。几年之前,看到日本韩国街头的奇装异服时,我觉得一切还离中国很远。但看看现在的十几岁的少年,我明白也许东亚这种只有所谓的“传统文化”而没有宗教信念支撑的国家,所有的传统文化在消费产生的美好幻觉前都会不堪一击。

也许,我还能在这里说这些,仅仅是因为我还没有开始工作吧。学《科学社会主义》的时候,听到Benjamin I. Schwartz关于现代社会的浮士德/普罗米修斯精神(Faustian-Promethean spirit),找出来放在这里,等自己十年之后,经过生活的打磨来看:

全方位开发人的潜在能量(energy),用以无止境地控制﹑主宰包括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在内的整个外在世界﹐从而几乎完全忽视了人类内心世界的调控﹐特别是精神﹑道德品质的提升。横决天下的动力﹑自我肯定﹑积极行动﹑无限扩张是这种精神最珍视的价值。 其强势形式可以将其它价值包括真﹑善﹑美﹑自由﹑平等﹑民主统统边缘化﹐视之为达成上述价值的工具。它的恶性发展则不仅导致天人关系断裂﹐精神价值源头枯 竭﹐而且造成纯粹的物质享乐主义泛滥﹐自我喂养的消费主义失控。浮士德精神一旦和社会达尔文主义与某种民族主义的思想情感相结合﹐更造成个人﹑集团﹑民族 国家之间为争夺财富﹑权力﹑荣誉而进行你死我活的惨烈搏杀。